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<video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delect></video>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/p>

<noframes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/delect></p>
<noframes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/delect></p>
<p id="bxvrh"></p><video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output></video>
<p id="bxvrh"></p>

<noframes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<video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/p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<p id="bxvrh"></p>
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delect></p>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delect></p>
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 
《光明日報》:在生活現場捕捉詩情——讀詩集《天賜情懷》


讀陳龍的詩集《天賜情懷》(蘇州大學出版社202110月出版),首先感覺他的詩很接地氣。他長于在生活現場捕捉詩情,從時代變遷、倫常情感和個體經驗中,開掘和淬煉詩美,所以其詩歌的“能見度”很高。

他的詩歌世界顯示出文學與社會、詩與生活的平等關系,并非一味地“向內轉”,而是能找到天、地、人對話的頻道。如這首《我享受在人潮中穿行》,“作為一滴水/我不可能獨自高漲/我喜歡被潮水裹挾/借你的洶涌/綻放成一朵浪花/我也愿竭盡全力/一次次托舉起潮頭/如同八月十八的千里錢塘”。這種詩歌寫作,需要精確的觀察力和感悟力,讀者透過詩人描繪的一個個場景、細節和意象等,體會到詩魂脈動的靈韻。

這類寫作,事關另一個問題,即詩的當代性。詩人一直與他身處的社會時空、時尚風俗等聯系在一起?!对娊洝?、唐詩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它們彰顯了時代,而非隱匿時代,陷入背景空無的“理念寫作”或玩文字游戲的“零度寫作”。陳龍領悟到詩的共時性意義,所以能從他的詩歌看到一種“真實”。比如這首《橫街》,“街,大多橫著/豎著的大多是道/但橫街只有一條/有人為了生計而去/有人為了簡單的幸福/一段時間沒去/就會有鬧鐘響起/喚醒熟悉的味道/100路公交轉步行/五分鐘后討價還價/開始入鄉隨俗/碰到慷慨的攤主/茄子里多把免費的蔥/有時剛下完雨/太陽一露頭/小籃子菜轉眼空/滿地懊惱/有時不見了老字號/卻邂逅了舊相識/這些年好嗎?哈哈/還好吧!/只是這臉上的皺紋/像橫街的電線桿子/上頭電線,越掛越多”。顯然,他的詩與真實的自然、風俗和社會關系融為一體,并在“我寫我詩”的自我期許中,既承接著優秀詩歌寫作的傳統,也留下一份由詩人記錄的歷史檔案。

每一種寫作風格都有其存在理由,亦無所謂品位價值的高低,而只有情感的飽和度、詩性的辨識度和技巧的熟練度之分。仔細地看,陳龍的詩也有著多種風格調性,是多個聲部交響的生命體。對于詩人而言,生活的每一時刻都有詩意,關鍵能否擁有淬煉成詩的能力。陳龍是擁有這種“點金術”的,他信手拈來即能成詩,詩意的題材幾乎俯拾皆是。如《辛丑年初一》,“……一抬頭/忽發現/陽臺前的柳枝爬滿新芽/細雨中透過來一縷陽光/天氣預報又失準了/這個年初一/好過我的想象”。

陳龍的許多詩歌是很有哲理的,其中有傷逝,有物哀,也有現代人的生存體驗和大寫的生命哲學,如《致戴凈》,“西部自有國界/而上蒼之手只有一雙/我只能驚嘆/無法言說/一如你從恬靜的天空/俯瞰大地的驚濤駭浪//你遇見了西部/我遇見了自己的荒涼”。詩人感受的“荒涼”,其實來自他與自然的對話,也來自對本真自我的尋找。但顯然他不是一個悲觀者,因為“我享受在人潮中穿行”“我喜歡那些鮮活的東西/肉,是詩的名詞”。如此來看,詩人浪漫的心依然面向美好事物。

陳龍有一部分詩歌,是寫給父母、兒子的,如《父親》《母親》《拜你為師——致本命年的兒子》等,讀來頗令人動容。而他寫給多位師友的詩,同樣會勾起讀者珍藏心底的情感。如《阿秋》,“久未謀面的師弟阿秋/推杯換盞時和我敘舊/那時他的宿舍在樓下/我的宿舍在樓上/廁所也是上下樓/窗戶的玻璃都壞了/他說我記得你在衛生間里唱歌/歌名肯定是《把根留住》/我納悶為什么他記得這么清楚/如何確定唱歌的人一定是我/也沒講那歌聲動聽與否/可我還是從心底涌起一股暖流/端起滿杯,我說干了/那時候我們溝通不夠”。

"阿秋”,就像他的名字一樣,這個稱呼連接著幾代讀者的情感。確實,陳龍和他的詩就在我們身邊,讓人感受到溫情和真誠。這樣的詩人,其所感、所念、所思令人神往,而他“家人”“兄弟”般的倫理型審美,也以獨特的調性和語感產生磁場,使讀者沒有陌生感與違和感,只會有幸福與快樂。

陳龍是有真情的人。他的詩,猶如其人,流淌著真情率性,以及一種浪漫無羈的氣質。這在他的朗誦詩中更為顯見。朗誦詩與時代、社會相呼應,且可以高分貝“誦”出自己的真摯情懷和澎湃激情。如《天賜情懷——為紀念蘇州大學百年校慶而作》,“有人問/一百年到底有多長/鐘乳石告訴我/它只是短短的一寸時光//有人問/一百年究竟有多長/天賜莊告訴我/它便是整整幾代人的夢想……我枕著姑蘇的小橋流水/一夢數年/直到變成一只放飛的雄鷹/還未明了今夕何夕/我嗅著深巷的茉莉花香/一覺天明/直到變成一葉遠航的風帆/還未分清書香與花香的氣息……”蘇州大學前身是東吳大學,本部校址位于蘇州古城東南“天賜莊”。讀陳龍的朗誦體詩歌,感覺也是“天賜情懷”,因為他天然地具有這種氣質和氣勢,所以讀他的詩歌并不感覺空洞,而是會被他的詩情席卷其中。

陳龍的詩是時代的、向陽的,也是可歌唱的。他發出的聲音,相信讀者一聽就懂,而且透著溫暖、善意,令人親近。這本詩集,當然僅是他以往“詩生活”的一個階段性總結。相信陳龍不會停止“詩”的腳步,還會寫出更多更美好的詩篇,與新時代、新生活一道繼續前行。

(本文發表于2021年12月15日《光明日報》,作者: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 徐國源)

(出版社有限公司)
蘇大概況 教育教學
院部設置 科學研究
組織機構 合作交流
招生就業 公共服務
版權所有?蘇州大學

地址:江蘇省蘇州市姑蘇區十梓街1號

蘇ICP備10229414號-1
蘇公網安備 32050802010530號
推薦使用IE8.0以上瀏覽器,1440*900以上分辨率訪問本網站
漂亮人妻当面被黑人玩弄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<video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delect></video>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/p>

<noframes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/delect></p>
<noframes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/delect></p>
<p id="bxvrh"></p><video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output></video>
<p id="bxvrh"></p>

<noframes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<video id="bxvrh"><p id="bxvrh"></p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<p id="bxvrh"></p>
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delect></p>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

<p id="bxvrh"><delect id="bxvrh"><font id="bxvrh"></font></delect></p>
<p id="bxvrh"><output id="bxvrh"></output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<p id="bxvrh"></p>

<p id="bxvrh"></p>
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<video id="bxvrh"></video>